当前位置:第二书包网 > 历史军事 > 啸马西风 > 第八十章 鬼话

第八十章 鬼话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????萧冉带着骑军走入大漠深处。

????已经走了三天了,萧冉估计此地已经离草原很远了。只是这大漠里无路,且极难走。马蹄踩上去,就会没进去一大半。所以,这几天走的十分辛苦。

????好在那些宛地良马体型高大,一个个都被养的膘肥体壮的,虽是走在大漠中,倒也凑合。

????萧冉抬头看看日头,再看看后面的骑军,心里想着那些马儿体力不如自己的追风,便让老何向后传令,原地打尖。

????那个谍司身份的人让自己务必向南边走七日,看到一处营地后便要防备黑风暴。

????萧冉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。这大漠中别说营地,就是草都见不到一棵。七日后的黑风暴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????难道他有天气预报的功能?

????萧冉躲在追风的影子里,想着那人的那些话。

????这时候,老秀才过来了。

????“公子,那郡主------”

????“怎么,她想回去了?”萧冉看向同样躲在狮子照后面的郡主。

????“郡主倒是没说,不过------”

????“现在若是放她回去,那些狼兵定能追上我们,到时没了郡主这面挡箭牌,我是不是要把你放在最前面啊?”萧冉似笑非笑的说着。

????“不、不、不,公子还是留着郡主吧。”老秀才连连摇头。

????看到老秀才窘迫的样子,萧冉正经说道:“先生,现在还不是放她回去的时候。”

????“公子是打算------”

????“我打算再过三天便放她走。”

????“如此最好,我这就给郡主回话。”老秀才站起来向郡主那里去了。

????萧冉握着马鞭,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那些冒着热气的沙粒。早晨时风刮在脸上还觉得颇冷,这会就热浪逼人,嗓子里也冒烟了。

????这大漠的气候还真是善变。

????所有水囊,已经按照萧冉的命令,被独臂汉子收起来了。

????萧冉有令,除了银铃郡主,其他人包括自己都要和大家一样,统一饮水。

????那些人都没有异议,人家小将爷都和大家伙一样了,还能说什么?

????萧冉认为,带兵也好,做别的事情也好,只要能做到以身作则,大家便会服你。

????这道理很简单,可就有很多人不懂。

????独臂汉子带着水囊过来了。

????萧冉接过水囊,指了指郡主的方向,说道:“那里还有水吗?”

????“小将爷放心,我早已将两只水囊给了扎木合。”

????萧冉点点头,举起水囊喝了一口水。

????“小将爷,听你声音已是嘶哑了,何不------”

????萧冉摇摇头,把水囊还给独臂汉子,说道:“定下的规矩,怎么能改?”

????独臂汉子瞬间眼睛便红了,拿着那只水囊转身高声喊道:“小将爷只肯饮一口水,我等也不能多饮。”

????萧冉没有看那些人,望着远处沉思着。

????失算啊!自己只想到人要喝水,却忘了这些马儿也要饮水。

????这样一来,事先准备的数千只水囊便远远不够了。

????好在那个谍司说只要向南边走七日,便可看见一处废弃的营地。营地虽是废弃了,可那里有水井。

????萧冉知道那人不会骗自己,可风沙肆虐,大漠少雨,那处水井里有没有水还两说着。

????萧冉站起来,摸着追风已是干燥的鼻子,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再给这些马儿再饮些水?

????近三千匹马,只饮一次便要用去近半的贮水。

????可没马自己这些人断断走不出大漠。

????权衡利弊后,萧冉喊过独臂汉子,命他取水饮马。

????独臂汉子听到萧冉的将令后,面色大变。这人喝已是不够,若是饮马------

????独臂汉子觉得自家小将爷定是疯了。

????“马儿活着,我等自然就活着。马儿死了,我等必然也会没命。”

????说这话的时候,萧冉的声音很大,故意让周围的人都听见。

????别人听见,心里都有些许腹诽。可那银铃郡主听了后,脸上顿时欣喜异常。

????此子爱马甚于爱人,倒是和我们胡人一样啊!

????这么想着,郡主的脸上便是笑意满满。

????“扎木合,去,把这些水喂予追风。”

????扎木合拿过水囊,连跑带跳的朝萧冉这边跑来。

????过来后,扎木合将水倒在手心里,喂给追风。就这么喂了几次后,扎木合又用手里的水滋润追风的鼻孔。

????萧冉一直站在旁边,看着扎木合这么做。心里很是佩服这胡人,对马如此细心。

????再转头看向郡主,看到她也正看向这边,眼里也不再是那么的漠然。

????萧冉对着她笑了一下,没曾想郡主也笑了一下。

????就这么一颦一笑,两人好似心意已通。

????萧冉觉得此时找郡主聊天,时机想必不错。

????唦、唦、唦------

????萧冉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郡主面前。

????“郡主,可还好?”

????郡主仰头看着萧冉,心说你就不能站的离我远一点吗?

????“萧公子,我还好。”

????萧冉听她语气甚是平静,便蹲了下来。

????哪曾想郡主接着便嚷道“萧公子你坐便坐,站便站,若是这两样都不合你意,你也可跪着”。

????郡主这么一说,萧冉顿时想了起来,在草原上从没见过这种“蹲法”。

????想是这样不雅,萧冉便坐在沙地上。

????已是一夜无眠,郡主看上去有些疲态。

????萧冉心说这胡人马背上睡觉的本事,看来郡主还没学会。

????“萧公子,昨夜你与我家姐丈相谈甚久,他可告诉你他是东土人吗?”昨夜虽是站在百步之外,可萧冉那些站起跪下的姿势,郡主可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????“昨夜还要谢谢郡主,仗义!”

????“你先回答我话。”

????萧冉绕绕额头,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:“你家姐丈虽说了自己是东土人,可他却比胡人更难缠。”

????那名谍司还在草原上,萧冉只有把他说的很不好,才能保护那名谍司的身份。郡主虽天性纯良,可一旦回到草原,就是说漏了嘴,也够那名谍司喝一壶的。

????“怎么个难缠?”郡主眉眼弯曲,笑吟吟的。

????“那家伙说,我就是搭上小郡主的性命,也不能让你们过去。”

????“胡扯。”郡主却是笑着说的,自家姐丈什么时候说出过这般狠话了。

????“他还说,即使让你等过了山口,我也会一路追杀,绝不放过我。”萧冉指指自己。

????这句话郡主便不知真假了。想到自己被挟持在军中,自家姐丈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
????只是,若此话是真的,自己岂不是一直都不能离开这支骑军了吗?

????此子刚才还说过两日便放我走,现在这样说,自己怎么------

????想了一会,郡主也没想清楚该怎么做。毕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,碰到萧冉这种人,哪里还有心眼可使。

????“萧公子,我看到你下跪,却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“哦,那事啊?我求他来着,说只要你放我们过了山口,就是我等的再生父母,今后我必月月烧香,年年上供。”

????烧香、上供,郡主是知道的。胡人也祭祀,只是不像东土人那样,人家直接杀羊、宰牛、点狼烟。

????“他便答应了?”

????“能不答应吗?都下跪了。”萧冉苦着脸说道。

????可萧冉心里却想着,若是你知道我下跪,是因为我从你家姐丈手里接过来的,是你们胡地最为重要的地图。

????而此图只要交到像我老爹那般的猛人手里,草原上便会狼烟四起,生灵涂炭,免不了一场杀戮。

????想到这里,萧冉突然有些于心不忍,便想说什么,可郡主却抢先说道:“萧公子,你那一跪,还有月月烧香,年年上供的话,是不是说的诳语?”

????萧冉摇摇头,说道:“真心话。”

????银铃郡主微微一笑,接着便收敛笑容,肃然说道:“萧公子,你切切记得今日说的------”

????郡主的意思是,我不管你是骗我,还是真的这样说过,反正你要记住今日所说。

????“我家姐丈就是将你父母埋于阴山中的人。”

????萧冉一惊,那人没说过啊?

????惊愕之余,萧冉又猛地想到,郡主这样说,到底信不信自己说的那些鬼话?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